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大咖名流 >

从叙利亚乱局到后江南时代 2013年的13个预言

发布日期:2022-05-11 22:40   来源:未知   阅读:

  如果有什么情况可以说必然发生,那就是叙利亚逐步的残酷的解体将继续下去,并将波及边境以外很远的地方。多数分析家都认为,巴沙尔·阿萨德总统坚持不了一年。叙利亚部队比较精锐的部分因被过度使用而力不从心;巴沙尔政权已经失去对北部和东北部大片地区的控制;经济陷入极度困境;战争越来越接近首都的心脏地带。俄罗斯对巴沙尔的支持曾经很坚决,但现在已经不那么起劲儿。

  随着冬天的到来,规模惊人的难民危机可能演化为一场灾难。联合国难民机构称,400多万叙利亚人陷入绝境,他们大多数住在叙利亚边境简陋肮脏的营地,那里的帐篷根本无法抵御暴雨和严寒。在叙利亚境内,疾病肆虐。在阿勒颇等地,饥饿可能演化为营养不良。

  问题在于,这场冲突最后是否会发展成当年利比亚那种情况,即大马士革被武装占领;或者能否找到一个政治解决办法,包括巴沙尔下台,并用一个基础广泛的过渡政府取而代之。

  叙利亚库尔德人可能划出一个自治区并与伊拉克库尔德人交好,这对土耳其政府来说是一场酝酿中的噩梦。

  很多评论家认为,黎巴嫩将在2013年更为动荡,因为那里的诸多情况都与叙利亚相似。伊拉克也受到叙利亚动荡的影响。如果巴沙尔被逊尼派势力取代,安巴尔和拉马迪省的逊尼派部落将受到鼓舞。这将使他们在与什叶派主导的巴格达政府日趋紧张的关系中获得更大影响力。贾拉勒·塔拉巴尼总统身体不佳,加上伊拉克库尔德人与政府在北部分界线问题上重起争执,预示着伊拉克的2013年将是麻烦的一年。

  叙利亚的困境很可能是2013全年的焦点,而叙利亚在该地区的唯一朋友伊朗的举动也将在2013年成为主要关注对象。情报人士称,伊朗继续为巴沙尔政权提供资金、武器和技术。作为伊朗唯一的阿拉伯盟友,巴沙尔继续掌权对伊朗很重要。双方还共同支持黎巴嫩,而后者可能在以色列万一针对伊朗核计划发动打击时充当极其有用的代理人。

  国际专家称,纯度20%的浓缩铀已经超过民用需要,成百上千台离心机可能缩短提炼武器级铀浓缩的时间。问题在于,伊朗是否会同意接受让国际社会特别是以色列放心的侵入式审查。

  这又引起另一个问题:是否需要开展美伊双边会谈才能找到突破?伊朗6月进行的总统大选是否会产生重要影响?

  中东已经面对一个完全不同的埃及:曾经被关押的伊斯兰主义领袖现在成了总统,而“萨拉菲”/“圣战”组织则获得穆巴拉克时代根本不可想像的新生。

  美国与穆尔西总统的关系很尴尬:在与哈马斯打交道时需要他从中斡旋;但又担心他手中积聚的权力迅速削弱民主,同时也担心他不时发出的反西方言论。

  宪法草案虽获通过,但参加投票的人只占选民总数的三分之一左右,显示埃及人厌倦了动荡,更担心不断加深的经济危机。

  穆尔西取消了刚出台的新税法,期待已久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48亿美元贷款仍然没有谈妥。埃及的外汇储备在去年年底减至150亿美元,只够支付不到3个月的进口。旅游收入降至2011年初街头抗议爆发前的三分之一。埃及2013年的危机可能与其说是政治的,不如说是经济的。

  利比亚革命虽不像叙利亚动荡那么地动山摇,但仍然影响深远。随着卡扎菲的垮台,该政权的武器流入武器市场,出现在马里和西奈,甚至在黎巴嫩附近海域被拦截。

  眼下的利比亚政府似乎还远远不能掌管整个国家:“伊斯兰旅”控制着东部,撒哈拉地区发生部落骚乱,武装分子为抢夺地盘开战。危险在于,利比亚将成为新一代圣战者的孵化器。

  有些分析家认为,北非将成为国际圣战组织的下一个绝佳目的地:广阔的沙漠中正冒出一个个战斗旅和营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