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教育新闻 >

挪威于特岛事件:79名学生遇难被害原因是他们父母的身份

发布日期:2022-05-11 22:39   来源:未知   阅读:

  2022年1月18号,挪威一场假释听证会,吸引大批的记者到场。这场听证会将决定一个叫安德森·布雷维克的杀人犯是否可以获得假释。

  令人诧异的是这个叫布雷维克的杀人犯在进入法庭时竟然行纳粹礼,还做了一个白人至上主义的手势,并且手持自制标语,写着“停止你们对我们白人种族灭绝”和“纳粹内战”。

  这个行着二战德国军礼叫布雷维克的男人,曾在2011年制造了一起爆炸枪击案,残忍地杀害了包括青少年在内的79人,重伤二百多人。

  为什么杀害这些夏令营学生的枪手,在法庭上说:“要怪就怪他们的父母”这样一句话?下面小编带你来了解下,挪威于特岛-7-22事件。

  时间倒回到2011年7月22日,家住挪威奥斯陆市的布雷维克正在家中卧式忙碌着。这一个多月以来,他都是这样度过的,在自己反锁着的卧室中,一待就是一晚上。就连他自己的亲生母亲都不知道儿子这一阵在捣鼓什么。只是知道每天晚上下班后,不是把自己锁在车库,就是关在自己房间。

  面对母亲的询问,布雷维克随意搪塞了过去,然后不耐烦地推开母亲。母亲知道自己儿子从小不爱与人接触,也就不再管了。

  7月22日一大早,布雷维克坐上已经装满了炸弹的白色货车,驶向市政大楼林立的市中心。这里是挪威政治中心,首相办公室位于H楼的十六楼,而R4大楼属于石油与能源部,毗邻在旁的G大楼则是政府财政部。

  布雷维克将白色货车停在市政门口,在车上点燃炸弹引信后,下车关上车门,快速逃离现场。正在监控室的安保人员看到异常,打电话询问是否认识车辆以及车上人员,均不认识。安保人员感到车辆不对劲,遂下来查看。还未走到跟前,轰的一声,货车爆炸了,连车带人被炸得支离破碎。

  这场爆炸破坏性巨大,现在一片狼藉,作为爆炸源的白色货车早已支离破碎。据布雷维克后来交代,爆炸物为C4炸药。C4炸药破坏力极强,离爆炸源最近的H楼被震碎了20多层的玻璃。

  当时首相并不在办公室,而是在另外的办公室,正在准备于特岛的夏令营演讲,未受到任何伤害。这场爆炸导致了7人死亡,15人重伤,200多人轻伤。警察在爆炸二十分钟后赶往现场,并封锁了现场,但是已经晚了。

  布雷维克点燃炸药后,快速逃离装满炸药的白色货车,赶往早已停在不远处的另一辆白色货车,迅速逃离现场。警察认为制造爆炸后肯定是要逃离,便封锁了所有前往机场、高速、火车的道路,但他们不知道的是,布雷维克的这场爆炸只是饭前甜点,大菜还在后边呢。况且警察二十分钟后才赶往现场,出警太慢,这二十分钟,足以让任何逃之夭夭。

  就在所有相关人员赶往市政中心,布雷维克逆流而上,前往下一个目的地,位于位于泰勒马克郡的于特岛。于特岛现在有几百个孩子,正在参加一年一度的夏令营。

  为什么布雷维克要把对准夏令营的几百个孩子呢?这从他在法庭上行德国二战军礼不难看出,布雷维克对现在的政党充满怨恨。

  于特岛位于奥斯陆市西北方一个小岛,这个小岛本来属于“奥斯陆地区贸易联合委员会”。1950年捐给了挪威工党。工党将这个小岛作为青少年培训基地,“工人青年联盟”每年都在这个小岛上举办为期五天的夏令营,以培养工党的后备力量。

  这些孩子大部分都是工党现在各行各业政党政要的孩子们,这些孩子将来也会是未来挪威政界的中坚力量。布雷维克袭击的目标明确,在位的所有挪威工党政府官员和相关人员以及他们的后备力量。如果这次成功,对于挪威工党的打击是巨大的,并且是持续的。基于以上原因,布雷维克选择市政中心和于特岛作为爆炸枪战地点。

  布雷维克争分夺秒赶往于特岛时,发现岛屿已被封,禁止来往车辆出入。布雷维克做好一切准备,穿上在网上购买的全套警察制服,冒充警察,指挥对岸开来渡船,载自己上岛。来接布雷维克的是岛上夏令营的负责老师,询问怎么只有一名警察前来保护,布雷维克谎称现在入手不够,他是先行过来保护,大批警察随会便会赶来。

  老师没什么经验,再加上布雷维克一脸严肃,态度诚恳,便相信了布雷维克的花言巧语。搭渡船来到岛上后,早已有人在岸边迎接。老师介绍说,这个岛上的安保队长,负责岛上所有学生们的安全。

  安保队长警惕性高,没有相信布雷维克的一面之词,心存疑惑。他提出要看布雷维克的警官证,布雷维克哪有什么证件,佯装掏证件,快速掏出手枪。趁着安保和老师没有反应过来,一枪一个,正中要害。

  远处的学生们听见枪响,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瞬间安静下来,却没看见什么异常。学生们并没有在意,继续自己的活动,殊不知死神已然降临了。

  布雷维克知道枪响后,时间就不剩多少了。他快速冲向草坪上学生们的帐篷,大量的学生都在草坪上嬉戏,你追我赶。布雷维克冲到学生中间,喊到:“你们今天会死,马克思主义者,自由主义者,精英人士们”趁着学生愣神,端起冲锋枪,朝学生们扫射,大量学生倒地,剩下的反应过来,四散逃开。

  草坪上的学生死的死,跑得跑,布雷维克看着差不多了,转身跑进了教室。他怕学生们先跑了,在教室外边的窗户上冒充警察,喊话同学们,不要跑出教室,蹲在地上趴好。学生们以为是警察来了,连忙抱头蹲在地上。布雷维克跑进教室,二话不说,一顿扫射,全部学生无一幸免,全部中弹身亡。

  教室巡视完毕后,布雷维克走在草地上,搜寻幸存者。一小部分学生幸免于难,跑出海边的防风林,躲在海边暗礁下边。本来布雷维克确实没有看见他们,但这些毕竟是孩子,心理素质微乎其微,一个女孩紧张到不行,一不小心踩碎一颗礁石。旁边的男同学没有拉住他,一下掉在下边沙滩上。

  这下所有人都被布雷维克发现了,所以人都愣住了。抬头看着举着冲锋枪盯着他们的布雷维克,一瞬间,布雷维克没有说话,这些孩子也没有任何动作。这几秒时间漫长无比,就这么静静地看着布雷维克。

  不知是哪个同学大喊一声:“跳下去,跑啊。”这一声,所有同学都反应过来,纷纷跳下暗礁,朝旁边的沙滩跑去。布雷维克抬起冲锋枪,扣动扳机,朝下边跑远的同学们一阵扫着。大部分学生倒在沙滩上,也有几个机敏的,跑到了前边的射击死角,暂时安全了。

  布雷维克没有继续追赶剩下的几个学生,而是转身进了树林,搜寻隐藏在树林里的学生。布雷维克一点也不像穷凶极恶的歹徒,就像玩游戏一样,不紧不慢地杀人,一边杀人,一边等着警察上岛抓他。

  逃跑的学生们纷纷的报警,警察们快速出击,快速冲进于特岛,抓捕了正在游荡中的布雷维克。布雷维克没有任何抵抗,看见警察,马上扔下枪,举手投降。

  这次爆炸加上枪杀,死亡79人,110人受伤,轻伤200多人。布雷维克曾在网络上大量发表欧洲独立宣言,声称只有武力才能解决政府的无能。但从发布到爆炸枪杀事件发生,都没有引起有关部门的注意。

  布雷维克2005年加入右翼进步党,一直不满现任政府。被抓后,布雷维克声称:

  “这是一次军事行动,一次政变,爆炸已经使政府解体,在这里清除了一个政治阵营。我的兄弟正在等我的信号,等待第三次袭击。我不会透露任何时间地点等细节,要求谈判。内容涉及禁止移民、结束实施多年的多元文化主义。首相如果活着,必须同意,不同意继续。”

  2011年11月,2012年4月就布雷维克精神是否正常做过两次精神方面的鉴定。经过长达十周的审判,即将宣判。因为这是挪威自二战后最大的一次案,为了民众的安全,政府专门花费680万美元建造专门法庭室,玻璃幕墙,将布雷维克和受害者家属们隔开。

  布雷维克的律师本想以布雷维克患有精神方面的疾病,为布雷维克辩护。但布雷维克坚决不同意,并要求在最后一次正式宣判时,为自己做一次辩护。

  2012.8月24日,经过长达十周的审判,将做最后一次正式宣判。法庭上,布雷维克西装笔挺,微笑着行二战德国军礼,全场哗然。布雷维克在法庭上为自己辩护时说道:

  “我是代表欧洲人民发言,代表那些被剥夺了文化和领土权利的人发言。我是为了自由而战,现在的挪威并不民主,必须反抗。和平无法解决时,必须使用暴力。基于此上原因,要求法庭宣判我无罪。”

  这些危言耸听的言语引起全场一片哗然,但他杀人是无法改变的事实,不容置疑。理所当然的,他要为自己种下的恶果负责。

  最后法庭宣判布雷维克获刑21年,别看21年看似不多,但这已经是挪威480年以来宣判的最高刑期了。挪威有一项律法,获刑期超过十年以上的,每十年有一次假释机会。但需要举办听证会,来考量这个犯人是否还会危害社会。

  但同时还会有一项防控检查,每五年一审查,判断是否危害社会。如果一直认为依旧危害社会,不仅不会减刑,反而会继续加刑。一直不过审查,一直加刑,直至衰老或死亡。

  所幸2022年1月18日的听证会并未通过布雷维克的假释,他大概率会老死监狱吧。毕竟他一手制造了挪威自二战以来最大的,多少家庭因他而支离破碎。布雷维克不仅不思悔改,并且认为自己是在拯救民众,俨然以救世主自居,荒唐至极。

  像这样的凶手,就是心理有问题,自己为了发泄心中的仇恨,杀害79名无辜的学生,美其名曰原因是他们的政党父母们。可无论如何,孩子们是无辜的,这样的恶魔就不应该再放出来,以免再一次祸害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