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科技前沿 >

哈萨克斯坦暴乱拉开了2022年大国激烈博弈的序幕(深度分析)

发布日期:2022-04-07 12:15   来源:未知   阅读:

  中亚又乱了,而且是区域重要国家、中俄重要的邻国、一带一路门户——哈萨克斯坦。

  具体暴乱经过,已经有很多报道,不再赘述,来说说暴乱反映的一些趋势。斐君认为,哈国暴乱拉开了2022年全球大变局和大国博弈的序幕。

  此次暴乱在很多方面,具有典型性和普遍性,比如暴乱的起因、经过、期间各种势力的暗战和推波助澜、背后的地缘政治因素和大国博弈等等。

  因此,即使这次暴乱很快得以平息(最新消息显示,俄维和部队已经抵达,“暴徒”大势已去),2022年类似事件还会在其他国家不断发生。

  只要全球经济困境不改变,发展中国家经济脆弱性和内部不稳定性不改观,大国博弈的烈度不降低,处于重要地缘位置的中小国家,一定会不断爆雷。这是国际政治的底层逻辑决定的,也是大国博弈的大环境决定的。

  一、疫情冲击、全球萧条以及发达国家货币大放水之下,发展中国家动乱将成为常态

  这次暴乱的导火索,是油气等民生物资价格的上涨,引发民众不满。疫情肆虐、经济下行的大环境下,普通民众的日子本身就不好过。加上哈国前领导人长期执政,积累了一些固化的利益阶层,民怨由此积聚。一旦遭遇经济和民生问题,外部势力再横插一手,动乱就不可避免。

  一方面,2020年全球疫情以来,西方国家疯狂印钞放水,稀释、洗劫发展中国家财富;一方面,全球大宗商品狂涨,沿着“能源——化肥——粮食”传导涨价,最后的韭菜和接盘侠自然是发展中国家。

  2022年以及未来,西方的这股祸水,一定会不断向世界蔓延。其结果就是关键民生物资的涨价和供应短缺,并点燃发展中国家潜藏的不安定因素,在有意的推波助澜下,引发爆炸性事件是大概率的事情。

  一旦发展中国家的动乱有助于西方转嫁危机,有助于一些国家进行大国博弈,西方大国会毫不犹豫地引爆危机。

  当前的形势是复杂的,之前中亚的吉尔吉斯,白俄罗斯,乌克兰,格鲁吉亚,都出现过类似的抗议骚乱,有些国家挺过来了,有些就被颜色革命了。

  哈国的问题,就只发生在哈国吗?全球疫情之下,比哈更糟糕的国家,还多得是。

  互联网时代,社交媒体的快速动员能力,境外势力的干预,更要引起高度重视。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叠加世纪大疫情,不排除更多国家陷入类似的,乃至更严重的动荡。

  我周边和一带一路沿线,大多是类似的脆弱国家,一旦发生变局,多年的经营和利益将遭受冲击,对可能的多米诺骨牌效应要高度警惕、未雨绸缪。

  中亚如果乱了,中俄都将面临东西两线的压力;而且,中亚与我们长期打击的“三股势力”息息相关,中亚对一带一路、对西部地区的安定都具有战略意义。

  拉长时间段来看。2020年10月,吉尔吉斯斯坦也乱过。事后多个证据指向美国,与哈国一样,吉国也有很多美国扶持的NGO组织。还有2020年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的战争,很多人都觉得跟我们很遥远,其实也是针对中俄的。

  所有这些战乱,都对一带一路非常不利。从更根本的大战略上讲,这都是在针对中国。

  土耳其一直在窥探哈萨克斯坦,试图影响哈政局。这几年,土耳其一直在中亚推进泛突厥主义,虽然哈也加入泛突厥联盟,但纳扎尔巴耶夫本人一直对土耳其的意图有所提防。只要老纳还能影响哈政局,土耳其就没法渗透影响。老纳倒了,则符合土耳其的利益。

  同时,尽管中哈近年来关系平稳,但哈国依然有不少的所谓人全组织,“三股势力”和西方在哈国搞活动也是常有的事。

  全球内卷化,叠加疫情长期化,各国经济长期低迷,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尤为严重,一带一路如何向纵深推进?沿线国家经济危机必然爆发政治危机、地缘危机,加上西方插手,一带一路沿线会不断爆雷,如何应对?

  我有一个预感,未来针对一带一路的破坏,烈度和复杂程度会指数级上升;对手没有底线,为了自身的利益可以做出任何事情,我们不得不防备。

  当今世界大势,简单讲,美国四处煽风点火搞破坏,中国四处架桥铺路搞建设,这就是中美对决的大走向。很多时候,搞破坏比搞建设容易,来的快。虽然搞建设更能赢得人心,但是在西方话语霸权误导下,很多当地民众是糊涂的。

  当今世界,绝大多数国家都是所谓议会制皿煮。这种国家是最容易被外部势力操控的。美国在这方面大把的投入,常年的培植,驾轻就熟!

  中美博弈,各国内部的博弈,各国之间的博弈,都搅在一起,从来都是连带关系。

  兔鹰接下来会在各个地点、各条战线全面直接冲突。这个问题看不清楚,就不要谈什么世界大势。

  下面谈一谈哈国暴乱的具体经过,特别是境外NGO和公知(是的,各国都有公知)在暴乱中发挥的重要作用。这个值得高度重视和警惕!

  此次暴乱,从抗议物价上涨,转而冲击政府大楼、质疑政府体制,期间有社交媒体的组织动员,有NGO的推波助澜。

  NGO是西方国家屡试不爽的马前卒和木马计,虽然臭名昭著,各国都高度警惕,但却屡屡得手,真的不能轻视西方使用NGO的伎俩及其隐藏术。

  这次就有不少美国在哈国NGO的负责人,在社交媒体上散布不利于哈政府的言论,并与哈国的反对派和公知们一唱一和。还有一个流亡法国的反对派说是这次事件的组织者。

  这里重点说一说哈国的NGO。所谓NGO,即非政府组织。据统计,哈国仅注册登记的NGO就达2.2万个,其中大部分NGO资金来源于境外。哈国人口1900万人,折算下来,平均每800人就配备一个NGO,人均NGO绝对世界领先水平。

  首先,苏联解体、中亚各国独立后,一方面迫于西方压力,一方面也是学习西方,在NGO管理方面采取非常宽松的政策,允许其合法存在,包括境外NGO。

  其次,哈国一直在大国间保持平衡关系,前几年为了平衡中俄影响力,接受了不少欧美以及土耳其势力进入,这些势力的进入,大多数打着NGO的招牌和幌子。现在看来,这是自食其果、引狼入室。

  西方国家使用NGO的伎俩炉火纯青,其隐藏术也堪称八爪鱼,防不胜防,必须高度警惕。

  “观点不同的都是政府走狗;凡是爱国都被洗脑了;真相=外国媒体;体制是糟糕的,我们要革命……”

  看着是不是很熟悉,不知道的还以为是爱国网友对我国公知的总结。其实这是哈国网友对自己国家公知的概括,只不过哈国网友不叫它们公知,而称之为“伪自由派”。

  据报道,这次暴乱发生前后,哈国公知们非常活跃,演讲、发表文章、在社交媒体上鼓动、接受西方媒体采访等等。还是熟悉的配方,熟悉的味道。

  乌克兰本是苏联的工业重镇和菜篮子,工农业都很发达,面积也很大,条件得天独厚。苏联解体后乌克兰独立,采取了亲俄与和欧的平衡政策,从克拉夫丘克、库奇马,到亚努科维奇都是这样,乌克兰由此保持了稳定。

  但是,在美欧的策动下,乌克兰公知上台,开始反俄,并配合北约东扩。现在的乌克兰公知,由亲西方进一步演变为极端反俄、极端民族主义,与俄罗斯的矛盾成了解不开的死结。

  此次暴乱在很多方面,具有典型性和代表性,比如暴乱的起因、经过、期间各种势力的暗战和推波助澜、背后的地缘政治因素等等。这些,以上都做了具体分析。

  因此,即使这次暴乱很快得以平息,2022年类似事件还会在其他国家不断发生。

  只要全球经济困境不改变,发展中国家经济脆弱性和内部不稳定性不改观,大国博弈的烈度不降低,处于重要地缘位置的中小国家,一定会不断爆雷。这是国际政治的底层逻辑决定的,也是大国博弈的大环境决定的。

  我们必须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不能有丝毫的轻敌懈怠,尤其是在一带一路沿线要未雨绸缪、提前预防。